首页 资讯 品牌 招商加盟 导购 圈子 网站导航 移动版m.chinasspp.com中国时尚品牌网移动版
中国时尚品牌网>资讯>俏江南创始人张兰私人账户被CVC申请冻结

俏江南创始人张兰私人账户被CVC申请冻结

| | | | 2015-5-12 14:09

据知情人回忆,俏江南与投资人的关系刚开始没有那么水火不容,张兰曾让时任CEO的魏蔚“多听取鼎晖的意见”,甚至让鼎晖帮忙推荐CFO等人选。只是张兰个性张扬,遇事容易激动,稍有不满,便会脱口而出。比如当年8月一次公开采访中,张兰说:“引进鼎晖是俏江南最大失误,毫无意义”,“他们什么也没有给我们带来,那么少的钱占了那么大的股份。就当我们交了学费吧。”此事迅速发酵成“张兰炮轰鼎晖”事件,令双方关系陷入紧张。

俏江南可能不再姓张了

继2014年俏江南出售82.7%的股权给私募股权基金CapitalPartnersCVC(以下简称CVC),张氏家族持股不到五分之一,被迫交出“帅印”。尽管双方公开强调会将俏江南近一步发扬光大,却不想联姻不足一年便公开翻脸——CVC申请冻结张兰私人财产。

对于任何一个企业家来说,这都是一个危险讯号。没有往日的理直气壮和直言不讳,俏江南掌门人张兰终于学会了沉默。她像一个被击中“命门”、受了内伤的江湖人,只能隐忍不言,以免引来更多风言风语,以及更大麻烦。

张兰与她的俏江南,是怎样一步步陷入危机的?

“兰姐”不缺钱

张兰一直没有找到与资本愉快相处的模式。

其实,她原本并没有想过与资本有什么瓜葛。俏江南作为知名餐饮企业,稳定的单店业绩可提供稳定的现金流,没有更多资金需求。张兰曾在某行业论坛上与几名投资人辩论:“我有钱,干吗要基金投资啊?我不用钱,为什么要上市啊?”口气强硬。

另一方面,资本对中国餐饮业也不算好看。中式餐饮企业难以标准化,从业人员整体文化水平不高,现金流充足但挣的都是辛苦钱,难入资本“法眼”。

转折来自2008年金融危机,很多金融机构和实业纷纷倒下,而餐饮业成了抗风险能力较强的行业之一。投资人们看到中国餐饮“市场大、企业小”,这意味着极有可能出现打破现有格局的公司。

紧接着,全聚德与小肥羊先后成功上市,给中国内地餐饮业注入一剂兴奋剂。

金融危机中带来另一个影响,是房地产市场开始松动,房价与租金都大幅下降。张兰重新与业主谈房租,使俏江南的租金降幅达到30%左右;农业、食品加工、调味品等实业因订单锐减,纷纷想办法刺激消费,因此俏江南的采购成本也下降了15%~20%。经营成本降低后,俏江南现金流一度高达1.5亿元。再加上俏江南中标奥运竞赛场馆餐饮供应服务商,又极大提升了它的品牌知名度。

这是俏江南最为辉煌的时候,也是张兰个人传奇的巅峰。她,一个女人,把一家江湖酒楼经营成中国著名餐饮连锁品牌!随着俏江南飞速发展,张兰的梦想也在升级。

她斥资3亿元人民币,打造了豪华会所“兰”。整个工程极尽奢华之事:上万元一只的水晶杯,几十万元一盏的吊灯,满屋顶镶嵌着世界名画;张兰本人频频出席各种艺术活动。2006年的保利秋季拍卖会上,张兰以2200万元拍下了当代著名画家刘小东的巨幅油画《三峡新移民》,创下中国当代艺术品拍卖纪录。

不要以为张兰这是单纯的暴发户行为,“奢华”背后,俏江南声名鹊起。2007年,俏江南销售额已高达10亿元左右。2009年,张兰首次荣登胡润餐饮富豪榜第三名,财富估值为25亿元。

就是在这“巅峰时刻”,张兰改变了对资本的态度。

一方面,俏江南开始实施多品牌战略,资金消耗量巨大。兰会所外,还有号称顶级时尚概念品牌餐厅SUBU;另一方面,随着企业规模扩大,张兰的管理遭遇了瓶颈。据一位当初有意投资俏江南的VC人士回忆,张兰“完全讲不清大举扩张之下的盈利来源,其财务报表也一塌糊涂。”张兰也意识到,想再上一个台阶,俏江南必须对软硬件进行提升。

这需要借助资本之力——不仅仅是钱。鼎晖和俏江南2008年签订的增资协议中规定:各方承诺,协议完成后,向公司提供股权激励建议方案,协助公司建立健全合法有效的薪酬管理体系及激励约束机制。

谁也没有预料到,这个其实属于必然发生的决定,成为张兰后来可能失去俏江南的伏笔。

情义与合同

鼎晖注资约2亿元,收购俏江南10.526%的股权。“这笔钱我们在系统建设上花了1亿元,还有1亿元聘请了麦肯锡、北大纵横、日本酒店管理公司等许多咨询公司帮助我们做管理方面的咨询。”可见张兰着力发展公司的决心。

但业内普遍认为,该合同存在“对赌协议”:俏江南最晚在2012年底之前必须上市。如果非鼎晖方面原因造成俏江南无法在2012年底上市,鼎晖江南(鼎晖为投资俏江南在香港方面注册的公司)有权以回购方式退出俏江南。

俏江南上市确实成为张兰事业版图扩张中的第一要务,这似乎也在印证这种猜测。

2011年3月,俏江南向证监会发行部提交了上市申请,但数月都未等来书面反馈意见。张兰与资本交恶的传言开始出现。

据知情人回忆,俏江南与投资人的关系刚开始没有那么水火不容,张兰曾让时任CEO的魏蔚“多听取鼎晖的意见”,甚至让鼎晖帮忙推荐CFO等人选。只是张兰个性张扬,遇事容易激动,稍有不满,便会脱口而出。比如当年8月一次公开采访中,张兰说:“引进鼎晖是俏江南最大失误,毫无意义”,“他们什么也没有给我们带来,那么少的钱占了那么大的股份。就当我们交了学费吧。”此事迅速发酵成“张兰炮轰鼎晖”事件,令双方关系陷入紧张。

2012年春节前夕,俏江南止步IPO。张兰决定转入香港股市,不料又因“10号文”梦断股市。

张兰急于寻找解决之道,想到了移民。身为“朝阳区政协委员”的张兰擅自更改国籍,移民加勒比岛国的消息在网上引起极大质疑。张兰未能叩响IPO大门,又不得不申请退出朝阳区政协。

“如果不是为了让这个企业上市,我为什么要放弃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身份,去到一个鸟不拉屎、气温四十多摄氏度的小岛?去一次我得飞24个小时!”张兰很委屈,加勒比海上的那个小岛,“几百年前是海盗生活的地方。”

餐饮老板和海盗,其中奇怪的反差,似乎暗合着张兰和投资机构巨大的价值观差异。

张兰是带着江湖气息的生意人。想当年,她和弟弟一起经营“阿兰酒家”时,遇到有爬墙逃单的、喝酒闹事的,耍无赖不结账的,张兰利用各种黑的、白的社会关系一一摆平;流氓来收保护费,兰姐带着弟弟去找流氓老大谈判;春节厨师甩手不干了,张兰就自己挽起袖子下厨炒菜……

张兰白手起家,靠的就是一盘菜一盘菜炒出来的;而投资方鼎晖,“要求成倍的回报,10倍以上的回报在他们看来很正常”。

对鼎晖急于求回报而不通人情,张兰难免心生不满。这是不讲江湖道义啊!另一方面,经营上的压力也让张兰这个要强的女人抓狂。

经营难以达标的原因错综复杂,其中最难以抗拒的便是高端餐饮市场的衰落。在“八项规定”颁布后,中国餐饮大环境集体遇冷。昔日的京城兰姐,也难挡“餐饮冬天”带来的寒冷。

张兰也想过通过团购、快餐等方式尝试转型大众餐饮,但都未见成效,反而将俏江南的定位置于尴尬境地——大众餐饮利润水平偏低,与高端餐饮此前定位、门店、人才资源相差太大,而且大众餐饮领域竞争激烈,外婆家、绿茶等平价餐厅的崛起分流了不少消费者。

业绩不达标,上市似乎更无望。

鼎晖不可能松口。张兰当初放下的豪言均未实现,伦敦、米兰开店的事情未见结果,而注入资金后,只有让俏江南尽快上市,鼎晖才能实现利益的最大化;而对张兰来说,俏江南必须加速扩张,若稍有放缓,就会导致成本过高,而这样的持续扩张又需要大笔资金,张兰同样渴望上市。

屡次上市未果,张兰向公众展示出本不该出现在成熟企业家身上的任性。

“我不知道(原因),没有说不过会,在排着呢。我不太懂,反正我们提交了,它爱过不过,跟我们没关系。”语气似乎带着点赌气意味。

不甘心

对张兰来说,现实结果就是:俏江南在引入资本以后,不但没有成为餐饮界的“LV”,经营境况反而江河日下。2013年的胡润富豪榜中,张兰的名字已不见踪影。

脾气火爆的张兰如何咽得下去这口气?

但也许,张兰应该检视下自身。“(俏江南)没能上市,是证监会真正为投资者负责了。”一位俏江南离职店长如是说。

不知从何时起,对于俏江南,人们津津乐道的不再是餐厅的味道如何,而是各种关于张兰母子的八卦。不少业内人士指出,张兰在把工作重心移向上市后,企业内部管理并没有得到有效提升,背离了一家餐饮企业原本该有的发展轨迹。

俏江南曾引进了时任麦肯锡合伙人的魏蔚并委任以CEO,还引进一些其他餐饮连锁企业的职业经理人加盟。这被视作张兰决意补上公司管理短板之举。

在魏蔚的主持下,俏江南的内部进行了一系列改革:制度建设、日常管理、海外扩张战略……最能立刻见效的是俏江南营销水平的提升。在魏的策划下,俏江南与雷克萨斯、I Do等品牌开展了合作,所谓“品牌圈营销”。

但不到一年,魏蔚离职,其他职业经理人也先后离开。

有人曾提到魏蔚在任时,一次,张兰风风火火冲到员工面前,发布了一番命令,然后突然意识到魏蔚的存在,转头说,“哦,魏总,我忘了。”

之后,张兰之子汪小菲接手俏江南CEO。“餐饮行业并没有多么深奥,需要勤奋和爱这个行业。绝对不能把大公司的人事斗争带进来。过去引进的职业经理人,拉帮结派,内耗太严重。”张兰此言一出,她和魏蔚的关系引来外界诸多猜测。同时,也等于切断了俏江南“去家族化”的出路。

其实,不管俏江南的CEO是谁,都逃不开张兰的印记。有一次汪小菲花了好几十万元请国际乐队在美食节上演出,张兰不同意,结果母子二人一个星期没说话。

从2008年到2014年,在资本市场门口徘徊了6年的张兰,始终未能跨进这扇大门。与鼎晖对赌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要落下。张兰做了哪些奔走与自救大众不得而知,结果是,她只能接受愿意接盘的CVC,以支付对赌失败的巨额资金。

张兰对CVC的态度很值得玩味。

2014年初,坊间传闻CVC即将控股俏江南。张兰称“半点儿都不属实”,甚至还称将要追查此事。直到商务部信息公布,此事板上钉钉之后,张兰才开始松口。

这一场看似“打脸”的闹剧里,能够看出张兰的不甘心。或许对于她来说,痛失控股权已经是仅次于俏江南破产的最严重打击;或许也说明双方从谈判接洽开始就不愉快,埋下互不信任的种子,导致矛盾爆发,张兰资产被冻结。

张兰曾带领俏江南一路向前,突破一个又一个难关,直至进入一个资本参与的、更为精密高级的游戏。风格粗放的张兰却开始无所适从,不断遭遇新的危机。

上一次危机是什么时候?

或许她会记得2003年“非典”时期,俏江南面临关门。在公司会议中,张兰与员工们手牵着手,说到动情处大家痛哭流涕,演变成了一场众志成城的“誓师大会”。那时的张兰,无畏且坚定。团结一致的俏江南果然渡过难关,迎来一轮飞速发展。

这次呢?


俏江南 俏江南 [ 品牌中心 ]

当前阅读:俏江南创始人张兰私人账户被CVC申请冻结

上一篇:重庆观音桥扩容势在必行 打造带状体验式商业街

下一篇:服装共享O2O类创业公司在国外兴起

分享到: | | | |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翻翻俏江南的历史资讯:

×

点击刷新验证码

立即注册

新浪微博登录 QQ账号登录
讨厌注册?直接登录就能收藏、分享你的最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