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资讯 品牌 招商加盟 导购 圈子 网站导航 移动版m.chinasspp.com中国时尚品牌网移动版
中国时尚品牌网>资讯>盛百椒与鞋王的26年:1500亿市值到贱卖退市,套现27亿

盛百椒与鞋王的26年:1500亿市值到贱卖退市,套现27亿

| | | | 2017-8-9 11:14

打拼26年,从实现“凡是有女人经过的地方,都要有百丽”,到“百丽陷入今日局面,责任全在于自己”,盛百椒和百丽经历了什么?私有化后套现离场,百丽和他都找到“出路”了吗?

出生于五一劳动节,65岁的盛百椒为百丽打拼了26年。

7月27日,百丽国际以531.35亿港元完成私有化交易,正式在香港联交所退市。在资本市场上驰骋10年的百丽私有化后,高瓴资本将成为其控股股东,持股56.81%,鼎晖投资及部分管理层通过智者创业分别持股12.06%和31.13%。而原本共持股25.74%的CEO盛百椒和创始人邓耀,则套现136.76亿港元(约人民币117亿元)离场。

1991年加入百丽,曾放出“凡是有女人经过的地方,都要有百丽”豪言的盛百椒,在2007年带领百丽在港交所上市,697亿港元的市值让百丽一举成为港交所的内地零售市值王。2013年,拥有近2万家门店的“鞋王”百丽市值超过1500亿港元,一时风头无两。然而好景不长,在深受转型之困而选择退市之时,盛百椒终究道出了“私有化是给公司找一个出路, 也给自己找一个出路”的无奈。

在百丽的跌宕起伏中,盛百椒扮演着怎样的角色?百丽转型未果,盛百椒为何认为“责任全在于自己”?在百丽26年,套现31.77亿港元离场,对他来说值吗?

内地市场拓荒者

盛百椒在百丽的26年,离不开比他年长18年的“最佳搭档”邓耀。

邓耀几乎一辈子都围着鞋业打转:在香港当过小鞋坊的学徒、皮鞋采购商,办过鞋厂和鞋店,还成为香港知名的鞋款设计师,而后来,这些都成为他创办百丽并迅速坐稳行业老大地位的的基础。

1991年,邓耀在深圳成立中外合资的深圳百丽鞋业有限公司。香港回归前,曾任职于招商局蛇口工业区轻纺开发公司的盛百椒,显然更熟悉内地的市场情况,他加入担任总经理让百丽如虎添翼,从此开启了两人的“老少配”打拼之路。

1994年,百丽以特许经营模式,开始铺开国内的零售专卖店网络,2万门店的根基,也是从那时打起。当时,深圳一套三室一厅的居民楼,就是邓耀、盛百椒和早期员工的办公场地。打开内地市场的大门后,邓耀继续留在香港经营,大陆的业务则交由CEO盛百椒打理。

1997年,百丽和16家个体分销商签订独家分销协议,此举为百丽赢得了长达7年的宝贵时间和巨大的市场空间。

10年耕耘后,百丽在上市前已发展为拥有Belle(百丽)、Staccato(思加图)、Teenmix(天美意)、Tata(他她)、JipiJapa、Fato(伐拓)七个自有鞋类品牌,Joy & Peace(真美诗)、Bata-Bata两个特许鞋类品牌,同时是Nike、Adidas、Reebok、李宁、Kappa、PUMA、Mizuno、Levi's的中国授权零售商,拥有接近4000家门店,其中84.1%的零售店为位于全国各大主要百货商场中的店中店。

▲ 百丽旗下品牌众多。

多年来,盛百椒实行一个“50%的秘诀”,即针对计划、开发、生产、 销售等各环节重点设计防错机制,每一款新品先投放50%到市场上,随后不断地根据市场反应,返回设计师处修改不滞销的款式,以不停补单、不断完善的模式来规避风险。

在百丽老员工的印象中,行事低调谨慎的盛百椒总是不苟言笑。2007年5月,百丽国际正式登陆香港联交所时,盛百椒与身旁的邓耀一同笑得快意,697亿港元的市值是投资者及市场对百丽最直观的肯定。

▲ 盛百椒(右)与邓耀庆贺百丽上市。

此后,百丽便继续其快速扩张之路。其中,2010年到2012年,百丽每年净增门店数目都在1500至2000家。

得益于抢占商场渠道及对于市场的快速反应,百丽的业绩一路上涨,至2014年达到巅峰。这一年里,百丽总营收达到400亿元,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溢利47.63亿元。同年门店数量也达到20715家的巅峰,正应了盛百椒那句“凡是有女人经过的地方,都要有百丽”。

为转型乏力道歉

让盛百椒始料不及的是,在几乎垄断商场渠道后,百丽却遭遇电商的猛烈冲击。

2015年,正处于巅峰期的百丽业绩急转直下,狠摔了一跟头。当年财报数据显示,总营收仅上涨2%至407.9亿元,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溢利则从47.63亿元骤降38.4%至29.34亿元。

▲ 百丽近几年营收及利润情况。

对此,盛百椒已意识到,零售渠道的演变对于鞋类业务造成巨大冲击,电商渠道分流了部分客户,同时线上销售的发展使得消费者对于性价比的要求不断提高。

而实际上,百丽在电商渠道的布局上并没有落后。但早期创办的“优购时尚商城”并未给百丽带来立竿见影的转型成效,在入驻天猫、京东等大流量电商后,也未能在与高性价比的“淘品牌”竞争中突围。

此外,在盛百椒看来,百丽遇到的困局也与消费者的产品风格偏好转变息息相关,传统的时尚、正装鞋履已日渐边缘化,而运动休闲风格主导了潮流变化。

因此,除了渠道转型,业务结构调整也是百丽转型的方向之一。

此后的2016年,运动、服饰业务收入比重首次超过鞋类业务,达到54.5%。然而运动、服饰业务43.8%的毛利率远低于鞋类业务的66.9%。

这一年里,百丽的总营收小幅上涨2.2%至417.06亿元,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溢利却再次大幅下滑18.1%至24.03亿元,鞋类业务销售规模同比下跌10%,内地鞋类零售网点减少700家。

▲ 百丽近几年鞋类及服饰业务收入情况。

盛百椒意识到了“船大掉头难”。

他认为,百丽的鞋类业务需要进行根本性的变革,找到一条顺应时代变化的新路径,方有可能长期生存和发展。于此同时,转型不仅仅是鞋类业务的当务之急,运动、服饰业务同样面临消费者行为的变化和渠道环境的变化。

然而,“由于缺少相应的技能和资源,同时由于既有业务和利益关系的局限,业务转型不尽人意,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。”盛百椒对百丽的转型无力深感遗憾。“最近两年,每次开业绩会都难受,正是因为有责任感,所以感觉无法交代”。

今年5月16日的业绩发布会上,盛百椒对于自己没有作出正确判断和采取行动深感愧疚,他表示“百丽陷入今日局面,责任全在于自己”。

套现31.77亿港元离场

在遭遇转型瓶颈之时,高瓴资本和鼎晖投资的私有化要约为百丽带来了希望。

盛百椒坦言,“公司自从上市后,持续增长是最主要目标,对于未来根本性的转型不敢决策。”此次私有化,或将为百丽国际的转型带来新的转机。

▲ 百丽曾引领鞋业时尚。

对盛百椒而言,私有化不仅是“给公司找一个出路”,也是“给自己找一个出路”。

在预见到转型需求,却被短期利益束缚,未能给百丽带来实质性突破后,65岁的盛百椒反思,“自己还能折腾多久呢?”他深知自己“能力及价值观上难以再为公司带来大贡献”。

7月27日,百丽国际私有化方案在股东特别大会及法院会议上获得通过,于当天下午4点正式从香港联交所退市。

531.35亿港元的市值数据是港股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私有化交易,然而这个数字,仅仅是百丽市值巅峰时期的三分之一,与其上市时697亿港元的市值相比,也缩水了23%。

尽管如此,由于邓耀及盛百椒均不参与此次私有化要约收购,在这场交易中仍不是输家。

▲ 百丽私有化前股权结构。

从私有化前的百丽股权架构看来,邓耀及其堂弟邓伟林通过Merry Century Investments Limited(MCIL)持有百丽国际20.76%股份,盛百椒通过星堡环球、萃富创制持有百丽国际5.98%股份。

如今私有化交易通过,邓耀堂兄弟及盛百椒将分别套现110.3亿港元(约人民币94.75亿元)及31.77亿港元(约人民币27.29亿元)。

随着私有化通过,“鞋王没落”、“一个时代结束”等负能量标签已被贴到仍待涅槃重生的百丽身上。无力回天的盛百椒仍将“站好最后一班岗”,按照此前的承诺,此次私有化成功后,他将在百丽再工作两三年,以起到“承上启下”的作用,帮助公司顺利转型过渡。

Belle百丽 Belle百丽 [ 品牌中心 ]

当前阅读:盛百椒与鞋王的26年:1500亿市值到贱卖退市,套现27亿

上一篇:Etam艾格女装2017秋季新款轻薄布雷泽西装系列搭配

下一篇:印象毕加索 CADIDL卡迪黛尔2017早秋新品第二波

分享到: | | | |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翻翻Belle的历史资讯:

×

点击刷新验证码

立即注册

新浪微博登录 QQ账号登录
讨厌注册?直接登录就能收藏、分享你的最爱!